陈傅良讲学石鼓书院考
发布时间:2017-11-14  作者:陈志坚

石鼓书院,位于湖南衡阳市区石鼓山,烝江绕其左、湘江挹其右,突兀江心,虚渺空阔,极富特色。诸葛亮曾驻此督三郡(零陵、桂阳、长沙)。唐永贞元年(805),韩愈过衡州,游石鼓,吟成《题合江亭寄刺史邹君》。元和三年(808),李宽(甘肃陇西人),感韩愈诗,来此结庐读书旋改称书院,并招徒授业,后为衡州州学。宋代三大书院四大书院中,石鼓书院创建最早,距今已1200余年;岳麓书院始建于唐末五代(?-960;一说建于宋开宝九年,即公元976),距今约1100年;睢阳书院始建于五代(907-960),距今不到1100年;白鹿洞书院始建于南唐昇元间(937--942),距今约1070年;嵩阳书院始建年代则更晚,距今约1050年。”(《石鼓书院》郭建衡、郭幸君著)而且是唯一由宋太宗、宋仁宗两代皇帝颁赐敕额的书院。石鼓书院是湖湘文化发源地,号为湖南第一胜地。中国古代书院研究专家、岳麓书院邓洪波教授说:石鼓书院是中国书院的缩影,是湖湘文化的典型代表。只要阅读石鼓书院的千年历史,就可以追寻中国书院千年发展轨迹及其内在规律,就可以破译湖湘文化的千古密码。

       2017年是陈公诞辰880周年,在编撰《陈公傅良纪念馆文稿》的过程中,本人初闻胡雪冈先生的《永嘉学派著名学者概述》,文中有宋人魏了翁为赵希錧(君锡)撰写的神道碑:未冠,肄业石鼓书院,尝有闻于永嘉陈君举傅良,后又受经徐子宜谊。另闻永嘉戴溪曾为石鼓书院山长。722日我与陈安金会长(教授)、李刃局长(瑞安文广新局)、陈钦益馆长(瑞安博物馆)等一行人去岳麓书院参访,24日我与陈钦益馆长,先去衡山再转往衡阳览觅石鼓书院。

然而,石鼓书院外公园堤墙碑廊,虽有张栻、朱熹碑记,却没有陈公文刻。再觅书院陈列室,游讲学者名录没有陈公傅良之名;生徒名录没有赵希錧之名字;只是在山长、主讲名录中,有我们温州永嘉人戴溪,且为知名山长,专版介绍:“淳熙五年(1178),别头省试第一,尝任太子詹事兼秘书监,历官代理工部尚书,以龙图阁学士致仕。淳熙十三年(1186)为石鼓书院山长,作《论语问答》三卷,深得朱熹赞许。”但戴溪与陈公傅良在衡州没有交集,陈公淳熙”十三年丙午:五十岁,十月,有《重修瑞安县学记》(在家待缺,讲学授徒)。淳熙十四年丁未:五十一岁,冬,始赴桂阳军。三月,有《温州重修南塘记》。(《陈文节(傅良)公年谱》孙锵鸣著)

回瑞后,我再仔细刷阅在石鼓书院时拍摄的照片,阅读《石鼓书院》(郭建衡、郭幸君著),查阅《宋史》《黄宗羲全集》《宋元学案》陈公年谱、陈公文集等书籍,从时间、地点、山长、生徒、公职等方面深入考查,终于得出结论:陈公傅良曾讲学石鼓书院。

一、时间范围:

陈公淳熙十四年(1187)冬,始赴桂阳军。“(淳熙十五年戊申(1188)五十二岁,是夏小旱,力讲荒政,民无饥者。……是岁作《潭州重修岳麓书院记》“(淳熙十六年己酉(1189)五十三岁,二月,孝宗内禅,称寿皇,居重华宫。光宗即位。除公提举荆湖南路常平茶盐事,就迁转运判官。奏减衡、永、道三州月桩,补籴诸郡常平米,减潭州(长沙市),槠州(疑为株州市)酒课钱。时率诸生与同僚之好学者,讲道岳麓(书院)光宗绍熙元年庚戌(1190) 五十四岁,刺举列郡太守治状,荐湖广遗材吴猎、蒋砺、杨炤、宋文仲。秋,改两浙提点刑狱,辞免、乞祠,不允。(《陈文节(傅良)公年谱》孙锵鸣原著、周梦红校点)。从以上年谱内容分析,陈公经过或公职衡州时间,当于淳熙十四年(1187)至绍熙元年(1190)之间。

二、公职地点:

衡阳位于湖南中南,衡山之南,湘江中游(境内支流有舂陵水、蒸水、耒水、洣水汇入),长沙在北,桂阳位南(境内舂陵江),衡州府所在。宋代荆湖南路转运司治所在潭州(即长沙),荆湖南路提举常平司治所旧治长沙。自建炎四年(1130)虏寇长沙,始移治衡阳。《方舆胜览》卷24亦言提举司在衡州。(《中国行政区域通史》荆湖南路)

  淳熙十四年(1187)至绍熙元年(1190),陈公不论前往桂阳,还是提举常平司、转运司判官,均应经过或职在衡州。特别是提举常平司,治所在衡阳,而且历任提举常平司使者,均自觉以学为政、以学为任,大力支持甚至主持石鼓书院修葺。

《石鼓书院》(郭建衡、郭幸君著)中记载历代碑刻文献,前面几篇均提到提举常平使者:

宋张孝祥《衡州新学记》:“提点刑狱王君彦洪、提举常平郑君丙、知州事张君松,皆以乾道乙酉至官下。于是方有兵事,三君任不同而责均,虽日不遑暇,然知夫学所以为政,兵其细也,则谓教授苏君总龟,使遂葺之居。”

宋范成大《石鼓山记》:“书院之前有诸葛武侯新庙,家兄至先为常平使者时所建。”

  宋张栻《武侯祠记》:“乾道戊子之岁,湖南路提举常平万君成象始以图志搜访旧迹,得废宇于榛莽中。乃率提刑狱郑君思泰、知衡州赵君徙于高明而一新之,移书俾栻为记。”

  淳熙十六年(1189),陈公为提举荆湖南路常平茶盐事,就迁转运判官,按蔡幼学《陈公行状》,为绍熙元年(1190)迁转运判官:

        光宗受禅,除提举湖南常平茶盐,去郡,老稚遮送不绝。明年,就除转运判官。”“公曰:移多益寡,使者职也。既掌漕,犹摄庾事(指任转运判官时,犹兼提举常平茶盐)……

三、讲学身份

石鼓书院为衡州州学,讲师由山长主讲,副山长、讲授为副讲,另有官吏讲学、游讲学者讲学等不同身份讲师。讲学形式有专讲,也有并席会讲。考查淳熙、绍熙年间石鼓书院山长、主讲名录有:

淳熙十三年(1186)   南岳庙监

程洵,淳熙十四年(1187)   衡阳县主簿

李肃,淳熙(11741189)  衡州州学教授

傅梦泉,绍熙(11901194)  衡州州学教授

逐一搜觅,戴溪、程洵、李肃均无陈公傅良相关资料,傅梦泉则有“傅梦泉,字子渊,号若水,建昌南城人。……登淳熙二年进士,分教衡阳,士人归之者众,太守亦加礼焉。有一二同官颇兴违言,先生处之裕如也。时陈止斋为漕使,先生与之讲学,止斋心折其言。(《黄宗羲全集》第六册《宋元学案·槐堂诸儒学案》)。显而易见,陈公与傅梦泉曾会讲石鼓书院。

细想陈公不论作为司使官吏,还是知名学者、业师,都应受邀讲学石鼓书院。宋乾道八年(1172),石鼓书院生徒邓友龙、邓友龄、王居仁三人同登进士第,成为宋代石鼓书院一时的荣耀。《弘治温州府志》载,乾道八年(1172),温州进士及第17人,其中陈公傅良及门徒蔡幼学、门徒胡时等同登进士第,蔡幼学为省元,陈公次之,名动天下。

四、生徒门人:

由于年历久远,方志史料疏于记载,石鼓书院生徒现有姓名可稽者不过50余人,其中北宋1人;南宋5人,王居仁、邓友龙、邓友龄此三人为乾道八年进士,另有廖谦(淳熙十三年进士)、李如雷(理宗间)

再考证赵希錧,《宋史》卷413赵希錧,字君锡,旧名希哲,登庆元二年进士第,改赐今名。少扶父丧归,道遇寇,左右骇散,希錧拊棺恸哭不慑,寇义而去。学于陈傅良、徐谊,既举进士,调汀州司户。《黄宗羲全集》第五册《宋元学案·徐陈诸儒学案》:赵希錧,字君锡,太祖九世孙也。南渡后,居常山,少从父官衡阳,尝有闻于陈文节公止斋,而卒受业于徐忠文公宏父。

《宋史》《黄宗羲全集》、魏了翁为赵希錧撰的《神道碑》等,可以印证、推证:赵希館应为肄业石鼓书院时,闻学陈公傅良。另,陈公门徒周勉在《陈氏春秋后传》(陈公傅良撰,四库全书经部)跋文中有言:惜哉勉从先生于桂阳,于衡,于潭,日受经焉,也可佐证陈公曾讲学衡阳石鼓书院。

归结以上四点,显见陈公傅良曾讲学石鼓书院。如以只有张栻、朱熹碑文,而没有陈公碑刻为疑问,则可以记文时年为解:张公作《武侯祠记》为乾道戊子之岁(1168);朱公作《石鼓书院记》为淳熙十四年(1187)夏四月(朱熹年谱)其文记淳熙十二年,部使者东阳潘侯畤德鄜始因旧址列屋数间,榜以故额,将以俟四方之士有志于学而不屑于课试之业者居之,未竟而去。今使者成都宋侯若水子渊又因其故益广之,别建重屋以奉先圣先师之像,且摹国子监及本道诸州印书若干卷,而俾郡县择遣修士以充入之。盖连帅林侯栗,诸使者苏侯诩、管侯鉴、衡守薛侯伯宣(薛季宣堂兄),皆奉金赍、割公田以佐其役,逾年而后落其成焉。于是宋侯以书来曰:愿记其实,以诏后人,且有以幸教其学者,则所望也

从张栻、朱熹撰文年时,结合陈公年谱可理解:1、朱熹撰《石鼓书院记》前,陈公没去过衡阳;2、朱熹淳熙十四年(1187)夏四月撰文《石鼓书院记》,陈公当年冬始赴桂阳(经衡),既然宋若水已请朱熹作记,不可能再请陈公撰文(正如淳熙十五年戊申(1188),岳麓书院山长周杞、堂长吴猎请陈公作《重修潭州岳麓书院记》,就没有再请朱公撰文)

 《石鼓书院》记淳熙年间为第二次重修(即朱熹作记年间),第三次重修为南宋景定(1260--1264)初,显然,陈公没有作《石鼓书院记》的契机;然而,陈公曾讲学石鼓书院是确考的。

 

 

 

 

温州市叶适与永嘉学派研究会

瑞安市陈傅良纪念馆陈志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8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