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葺止斋犹未就 箧中应有草堂资 ——陈傅良与谢守灏的道缘
发布时间:2017-11-14  作者:青弘

南宋虽然战事连绵,但却是中国文化学术鼎盛的一个时期,此时出现了横贯古今的三大学派:福建道学派、江西心学派、永嘉事功学派,这三大学派对后人的影响不可估量。其中永嘉事功学派即诞生于温州。

 

永嘉学派以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,重视史学研究,尤其重视实用,重视事功为特色,批评理学,提出“道在物中”等许多具有唯物主义思想的观点,认识到商品经济对国家、社会的作用,主张发展商业,务实创新,成为今日“温州模式”的传统渊源与温州人“敢为天下先”创业精神的历史源头。

 

永嘉之学,溯源于北宋庆历之际的王开祖、丁昌期、林石等。后周行己、许景衡等又把二程兄弟的“洛学”、张载的“关学”传到温州。南宋之时,永嘉地区的学者辈出,郑伯熊、郑伯海、郑伯英、陈傅良、徐谊等是前期永嘉学派的出名学者,到叶适则集永嘉学派之大成。据历史资料记载,叶适11岁时,名儒陈傅良在县城林元章家执教,叶适经常在林家嬉戏,便得遇机缘师从陈傅良。据叶公自己的回忆,从此受教、请益于陈傅良的时间,前后有40年之久。所以促成叶适成为永嘉学派的大成者便是陈傅良。他在《陈公墓志铭》中说:“余亦陪公游四十年,教余勤矣。”

 

陈傅良,字君举,号止斋,人称止斋先生,为浙江温州瑞安湗村人。青年时曾以教书为业,在温瑞一带小有名气,后于乾道八年中进士,官至宝谟阁侍制,卒谥文节。陈傅良是永嘉学派的主要代表之一,为学主“经世致用”,反对性理空谈,与同时期的学者陈亮近似,世称“二陈”。

 

陈傅良一生著述、教授生徒不辍,从游者数百人。他不但是南宋重要的爱国政治家,又是永嘉事功学派承前启后的重要学者,名列《宋史·儒林传》。永嘉学派学人跳出只谈心性的“程朱理学”,注重经济致用事功之学,提倡学术结合实际,以提高思想水平和政治上办事本领。同时,主张批判“贵义贱利(经济)、重本轻末(商)”的思想,主张发展商品经济,增强国家经济实力,加强军事训练,打有准备之仗,挽救国家危机,巩固南宋统治,以达到统一中国的目的。所以,这一派学人的思想,对温州以后的学者及社会各界都有较大的影响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瑞安率先发展市场经济,为“温州模式”策源地之一。有人认为这与永嘉事功学派的影响有着较大的关系,这种讲法不无道理。

 

世人皆知陈傅良是永嘉学派的代表人物,他培养出了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叶适,但世人鲜知,陈傅良事实上与著名高道谢守灏是好友,甚至谢守灏之享誉古今的著作《太上老君混元圣纪》之序即是陈傅良所写。从陈傅良与谢守灏的接触,可以看出一些谢守灏的净明忠孝道对陈傅良永嘉学派思想的影响。

 

谢守灏与陈傅良为同乡,皆是永嘉瑞安人,字怀英,生于宋高宗绍兴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午时。他博学多才,著书甚多,著名的《太上老君混元圣纪》《太上老君年谱要略》《太上混元老子史略》等。这些著作虽然有其宗教色彩,但却是史上对于老子的事迹描述最全面的记录,是宋以后研究老子的珍贵资料。宋代是道教极其兴盛的朝代,大多数皇帝都信奉道教,甚至宋徽宗曾自称为“道君皇帝”,宋赵与时《宾退录》卷一载:“上自称教主道君皇帝。”谢守灏三次任职净明道祖庭玉隆万寿宫,甚至升为万寿宫住持,这是宋制祠禄之官少有的事,足见其所受尊崇。后来谢守灏回到故乡温州瑞安,并在紫华峰建设了道观,朝廷赐额为九星宫。宋宁宗嘉定五年,谢守灏七十九岁时去世。

 

据史料:谢守灏晚年(大约1205-1212年),在文成公阳紫华山九星宫修道,并重建九星宫,死后葬在公阳紫华山九星宫边上。谢守灏经历宋孝宗、宋光宗、宋宁宗三朝,颇得皇室“眷遇优渥”。他不光受到皇室尊崇,其平生交友,也都是当代大贤,甚至他们互相熏染学习。此时官至宝谟阁待制的陈傅良既是谢守灏的好友,作为同乡,此二人在一起一道一儒,珠联璧合。谢守灏和陈傅良的友谊,不仅因为他们是老乡,书中记载,高道谢守灏确实是论道议学,纵言时政,皆超群拔俗,人莫能及的。从历代朝廷大员均喜请示于道、佛二家来看,也许陈傅良从博学多才的高道谢守灏那里还得到过开示,这对他推动永嘉学派起到了一定的益处。

 

谢守灏是净明宗祖庭万寿宫的住持,净明宗许逊孝道思想不仅仅是子女对长辈之孝,它是一种身体力行的广大善业。从其宗派之名可见,净明忠孝道是一种以宗教为基础,但结合对君主之忠、对长辈之孝而修行的道派。所谓净明,即正心诚意,教人清心寡欲,使本心不为物欲所动,不染物、不触物,清静虚明而达无上之境,此之谓净明。倡言净明,旨在使修道者心念和行为皆符合封建伦理规范,自觉遵守忠孝廉慎宽裕容忍之道,做忠臣、孝子、良民。净明道极力强调忠孝大道,维护封建纲常,因而得到朝廷不少重臣儒士的服膺称赞。这从净明宗的祖师许逊之事迹就可看出,他传道的过程中多次为各地治水,为百姓办实事,而非局限于只修仙炼丹不问世事之清修道派。可以说,谢守灏尊奉的道法是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结合,“盖其说以本心净明为要,而制行必以忠孝为贵而已”就是最好的阐述。如陈傅良竭力主张“为学必须务实”,推崇“经世致用”之永嘉学派理学精髓,锐意钻研富国强兵等“有价值学问”,这和谢守灏所推崇的许逊孝道思想一致。谢守灏和陈傅良的友谊从谢守灏著书陈傅良作序一事也可窥见一斑。谢守灏于绍熙二年著《太上老君混元圣纪》,并上奏皇帝,如此重要的书,便是陈傅良为之作序,称“脱儒冠去为道士,以推尊孔氏者尊老,于是为书若干卷”。众所周知,历史上有些儒家学者是反对道教的,因儒者认为此皆“怪力乱神”。但谢守灏之净明道与陈傅良之永嘉学派无二,均是反对空谈,注重实务之观点,所以二人能成为好友是情理之中。

 

陈傅良甚至专门为谢守灏写过诗,以表达他对谢的友情思念。当陈傅良听闻好友谢守灏要和自己分别,回到家乡居住时,陈傅良感概万千,于是写下《寄谢怀英高士》:“闻君已得归山请,顾我方当绝迹时;欲葺止斋犹未就,箧中应有草堂资。”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陈傅良和谢守灏的友情,当谢守灏要回乡的时候,最后来看望陈傅良,因此触发了陈傅良内心也想回乡的心情。在《送谢怀英道士归庐山》有云:“一别忘年月,重来失故初。美髯今几尺,衔袖竟何书。勋业诸公在,衰迟半世余。许身无补报,吾亦欲樵渔。”从这些诗句中能见到陈傅良对谢守灏的真挚友情,二人都曾从事自己道派和学派的务实工作,这时忙了一辈子的陈傅良甚至也感慨到“吾亦欲樵渔”,说的就是陈自己想离开官场,做个自在的砍柴捕鱼之人的意思。除此,陈的诗句还有过“道家求不死,真火养阴赫”之句。无独有偶,陈傅良早年读书和后来建设书院传播永嘉学派的地方,也是道教道书记载的第三福地仙岩山。所以,陈傅良和道教还真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 

陈傅良的成就之大无可厚非,甚至其延续永嘉学派而自成为止斋学派。止斋学派继承并发展了事功之学,使永嘉学派占得地位,成为与朱学、陆学相鼎立的一大学派。清人全祖望曾评论说:“永嘉诸子,皆在艮斋(薛季宣)师友之间,其学从之出,而又各有不同。止斋最称酵恪,观其所得,似较艮斋更平实占得地步也”。南宋光宗皇帝曾给陈傅良赐写了一副,可以说是对陈傅良最高的评价。联曰:“东瓯理学无双士,南宋文章第一家”。

 

  

 

附:青弘:温州市第二中学·瓯塑社团导师、龙湾历史学会会员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。

 

单位:温州市第二中学

 

地址:温州水门头8号

 

电话:15957705666